左洛复

寡廉鲜耻,是我

【薛洋的一百种死法】之壹

* cp:薛瑶,晓薛
* 原著属于墨香铜臭,ooc属于我
*有私设
* 对着薛洋会非常黑化的晓星尘道长出没
*鉴于上条提醒大家注意避雷 不适请点叉
*祝食用愉快

——————————————————
我,操。

这是金光瑶恢复知觉后脑里蹦出的第一个字眼。

入眼是暗玄色的楠木床顶。他阖眸无言蜷了蜷颤着的身体,小指在月白锦被上勾出小小的弧度,然后把脸缓缓埋在手心里。

屋内是一声悠长的叹息。

这是金光瑶的第三次阶跃。

依然是失败。

本来他赶到得很及时,他到的时候薛洋还没有解衣带把自己勒死在床脚,也没有心灰意冷到死在那个人面前。他闯进屋子,看着弥漫着死气却堪称舒适一应俱全的房室,却莫名涌起一阵不安。

找不到他。

金光瑶急匆匆的游走在各处,方前马马虎虎罩上的的外袍衣袂扫过矮凳和窗棂,盈起金星雪浪的暗香。四处都没有人气,金光瑶最后再一次驻足于卧房前。屋前设了界,以金光瑶的状态是绝对进不去的。他重重咬着唇,希望这不是自己预见的那次。

直到金光瑶模糊的看到,暗室窗口的剪影动了一下。

他转身奔向屋外。

气喘的仙督大人披了一头乌发半敞着外袍,里面只一件素白的内衫,眼角泛红狠狠抿着唇,屏息看向那方小小的窗口。
他以为自己在第一次第二次的崩溃之后,再次目睹这一切时心里应该没有那么大的波动了。可是他当真看高了自己,也看低了薛洋在自己心里的位置。

脚下的树枝发出一声脆响。很轻,可那个小窗口内的人一下子就听到了。
“谁?”依然是那么懒洋洋的声音,要不是金光瑶知道他之后会做什么,还真的信了他的满不在乎。

金光瑶抬起衣袖用力拭了拭眼角,快步上前。

“…成美。”嗓音不复温润,金光瑶哑声应答。

“哎唷金宗主,”那人大笑起来,闪着亮晶晶的小虎牙,“托你的福,我那日确实被晓星尘救了,谢谢你了。”

窗口本就很低,薛洋也只能大概露出个头和颈,金光瑶跪下来,视线略略下移,绷紧了嘴角不让自己落下泪来。

得不到对面人的回应,薛洋偏了偏头,半倚在手臂上,半晌续道,“你是不是想问我的眼睛?”
“并不是很想,薛客卿。”
“既然你不想我就告诉你好了,”他一如往常的坏笑起来,就如同之前那几百次几千次的坏笑那样。薛洋自顾自道:

“我把眼睛给晓星尘啦。”

薛洋抬手轻轻触了触三指宽的黑布条,轻声道,“原来当个瞎子也挺不方便的。”

“成美,你是在诛心吗?”金光瑶心下一动。

“他还不知道是我的眼睛,知道了估计立马就得剜出来哈哈哈哈哈哈。他根本不信我会对他好,我怎么诛他的心。”薛洋吸了吸鼻子,“再说谁管他怎么想,去他妈的臭道士。”

“他把眼睛给另一个臭道士是因为愧,”薛洋费力的把细细的手腕伸出窗口铁条的间隙,有一搭没一搭的抠着土。“但是我给晓星尘,却不是因为这个。”
“对了我得换药了,要不然连着脸都会烂的,”甜腻腻的声音带着笑意,“劳烦金总主去厅里方桌后的暗格里拿些药来,上面应该都是有字的,你看着拿,回来赶紧把我弄出去,尿尿都得一个陌生人扶着,别扭死了。”

金光瑶踌躇,却蓦然视见黑布条下两行血渍缓缓而下。随即不再犹豫,费力起身捏了下麻了的腿,转身就要快步去拿。衣摆受到阻滞,金光瑶回头向下看,瞧见薛洋白生生的手臂伸出大半,勾着他的衣袍下摆。
“金光瑶。”
“嗯?”
“你仔细一点。”
“好。”
金光瑶努力让自己别曲解简单的一句话。薛洋的手放开,打了个响指,金光瑶再回头。
“金宗主哇,这儿附近有花花草草吗?”
“有,你手边就有一丛。”
其实并没有的,他四周光秃秃的,好像特意被人清理过一样。

桌后确实有暗格。金光瑶费劲心思打开之后,里面却没有什么药,反倒是一些,淫邪的东西。金光瑶瞅了眼其中一根玉势,又看了看自己手臂。

不对。薛洋虽盲了,也不至于记错放药之处。在他能行动的时候,肯定也是自己上过药的。

糟了。

把开着的暗格猛的摔上,金光瑶边跑边泄愤般甩了自己一个耳光。

等到他回到小窗口的时候,薛洋已经死透了。他死在暗室的唯一窗口前,半只手臂探出去。金光瑶才注意到玄铁的格栅间竟有很阴损的倒刺,薛洋意识有倒刺应该是勾住自己外袍的时候,可是他没说。没法缩回来的手臂在倒刺间卡得血肉模糊。薛洋右手执着一片钝铁,脖颈上的伤口足有一寸多深。

金光瑶跪倒在光秃秃的地面上。

模模糊糊间他注意到,地面上确实是有一株草的。孤零零的一小只,在焦黑的土里格外惹眼。

薛洋的手离它很近。

若是薛洋有小指,他肯定就触得到了。

他只是想触触草木而已。

过了很久,金光瑶摇摇晃晃的起身。他知道一会儿,晓星尘就该回来了。然后晓星尘会抱着薛洋自尽,这样也好,省着金光瑶动手了。

金光瑶勾出一个惨淡至极的笑。

薛成美,你为天道所厌弃,我便倾我所有生生世世逆了这天命给你看。

下一次我一定会仔细的,薛客卿你可别再去死了。

抹了把脸上冰冷的水渍,金光瑶看着远处的一袭白衣渐近,熟稔的打开门口的禁制。手里仿佛还提着很多包东西,其中一包花花绿绿格外鲜明。

薛洋,下次再见时,我定能救你。
金光瑶抬手抖出恨生,缠上了自己的脖子。





tbc

「还有好几章!未完结真的」

下章之贰是阐述金光瑶的重生和阶跃
下下章之叁是狗子洋的前三种死法儿和晓薛的前事。金光瑶第四次阶跃准备。
还有下下下章之肆完结

*有解的死亡循环
*世界设定和原世界暂时有出入,下一章会说明
*he be不定,主要看评论区

170330剧透一下瑶瑶在之肆里的对话,高考后开更即删:

“密室里的糖都快要装不下了,薛洋你再不起来吃我可都要送给大街上的小叫花子了。”

“晓星尘,”金光瑶颓然抬臂堪堪遮住眼,衣袖滑下,两行清泪从纤瘦的腕骨漫出。
“从小我就想有个人陪着我,冷和痛一起忍,血和腥气一起沾。现在我终于找到了,他却执意要走,我耗尽了命数,也拉不住啊。”金光瑶的声音虚茫,状似呓语。长发曳地,忽的吃吃的笑起来。

“薛洋,太屈辱了,他受不得的。被陌生人关在密室内反复的强‖奸?他忍不了的晓道长,他又不是我。他一开始肯定自己反复排解,然后自虐,发现求生求死皆不得门后之好装乖顺,最后崩溃了。他问过我说金光瑶你知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他说,晓星尘不会这样对他。他说晓星尘是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

“薛洋他睚眦必报。一根小指灭人全府老小,从小到大薛洋就没见过人性中的善意,所以不懂得如何对别人好。他什么苦都吃过,却从没想到过死。你却逼死了他四次,四次。”

“你问为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晓星尘!我倒要问问你!是你先惹上我们的!你问他为何要无缘无故屠人满门?可薛洋又为何无缘无故被碾了小指?最开始错的是谁?伤的是谁?那时候漠不关心的是谁?最开始招惹薛洋的,又是谁?”

“薛洋从小便怕恶人,可恶人那时候不怕他,所以薛洋变成了更恶的人,最恶的人。”

“眼睛是你自己要剜给那个道士的,与薛洋何干?薛洋把眼睛给了你,你又要作何报答?你还是不懂,晓道长,”金光瑶垂下眼睫,仿若崩溃前的平静,尽力抑制身体的颤抖。
“薛洋他,从头到尾,也没想过要害你。”

评论(17)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