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洛复

寡廉鲜耻,是我

EC 执死之手2.0

*非常喜欢EC的老夫老妻模式
*前文请小天使们移步1.0
* 法医艾瑞克x心理医师查尔斯 两人互相驴的故事(没有的事儿
*差劲和差劲的简单相加 查查强烈的自毁倾向

EC 执死之手2.0














”查尔斯,你告诉我。”
”嗯??”被叫到名字的人不慌不忙的从一堆食物中抬起头。”怎么了,艾瑞克?”
”你告诉我,”他俯身帮查尔斯划拉划拉过于乱的头发,然后满意的看着更乱的一团。”在葬礼睡着难道是你的家族传统?”
”不是的,”查尔斯迅速挖了一大勺非常酸的蓝莓布丁,一下子捅进那人的嘴里,然后促狭的微笑着,眯起眼睛。”是业余爱好,艾瑞克。就像你喜欢在闲暇时看致命弯道放松一样。”

在又一次带着这个人飞奔着逃离了葬礼现场后,瘫在红灯区地带的他委委屈屈的说饿了,在表示自己没带钱却在艾瑞克选定的名为『LeCA』的西餐厅前坚持不肯进去后,他一脸愉快的蹦哒进了西餐厅隔壁。鬼知道艾瑞克是怎么和自己『再也不吃油炸食品』这个条约妥协的。

环顾这家红黄为主色调的快餐店,艾瑞克有些发蒙。就在刚刚,在看着眼前专心进食的人猛的用拇指和食指小心翼翼的捏起一个油炸的圈状物,然后对着暖色光仔细观察了几近3分钟时,艾瑞克一不小心和这个物种进行了沟通。对此他表示有些后悔。

”鱿鱼圈。”艾瑞克单手捂头。
”嗯?这个吗?名字挺可爱的。”查尔斯嘴角翘起了柔软的弧度,把有些变软的食物放在餐盘里,无意识的吮了吮手指。
”你…你刚刚在看什么?”
”吃东西啊,艾瑞克你失明了吗哈哈哈。”
”……”
”吃东西,你看。”查尔斯一边憋笑,一边很正经的舔了舔顺着甜筒流淌下来的融化物。红舌截断了自柱体上蜿蜒流下的奶白色粘稠液体,他咂咂嘴,蓝的像海的眼睛湿漉漉的看向对面的人。

于是现在的艾瑞克不由自主的环顾了四周,有些发蒙。
”呃,我是说……”法医先生口干舌燥。
”哦你是说刚刚?”查尔斯咬了一口汉堡,起司溢出来。”刚刚我在比尺寸。”
”???”艾瑞克脸上密密麻麻的暗示了他对这句话毫无头绪。
”比尺寸啊。”对面的小朋友意犹未尽的舔舔嘴角,深情的看着那个聚乙烯和纸浆做成的防油纸。
”我感觉我的鸡吧比它大。”查尔斯的眼神出奇的认真,嘴角若有若无的勾起戏谑的笑。
艾瑞克僵硬的点点头,表示赞同。

事实上,艾瑞克根本没想到这个看起来非常单纯的人生活是多么的一片混乱。即使在很久以后,他知晓一切,对自己身下的查尔斯了如指掌时,他依然觉得查尔斯干净的可怕。无论是被狠狠蹂躏到泥泞不堪时,还是因为一些货币出卖道德时,还是被他操的连哭声都不敢发出来时,艾瑞克都这么认为。
在他的印象里,查尔斯永远都是那个在教堂陌生人的葬礼上听着Radiohead睡着的神奇物种。透过教堂穹顶五彩的光,仿佛天使降临人间。在失去他很久之后,艾瑞克都会有一种错觉:仿佛那个人随时会出现在他身后,拽拽他的袖子,然后羞赧的起身抻抻有些肥大的衬衫眼睛亮晶晶的进行自我介绍。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现在的法医和心理医师走在林荫路上,走在前面的查尔斯叽叽咕咕的告诉艾瑞克,这些树都是法国梧桐。然后艾瑞克摇摇头笑笑,伸手把不安分的人扯到道道路内侧。看着查尔斯安静的笑着,查尔斯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

『我要睡他。』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