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洛复

寡廉鲜耻,是我

【spideypool】【世界再好不如你一坨嘴炮】
Chapter1:Before long
   
    Summary:总是死皮赖脸追小虫的贱贱也会累。他需要小虫的一点回应。这就是没有了嘴炮雇佣兵骚扰后小虫后知后觉自己已经离不开他的故事XD
   
  
 
*旁友们,我胡汉三回来了
*lof可能是想吞死我。明明连肉渣都没有。
*被删了三遍啊啊啊啊啊lof你还是人吗
*lof你不是人。
   
   
   
   
   
   
   
   
   
    Peter Parker是个很乖的高中生。每天6:30起床,干净的圆领白T恤和牛仔裤,6:35洗漱,刷牙时间严格控制在三分钟;从不像学校里大部分男孩子一样用发胶把头发固定成一个张扬跋扈的形状,Parker看着镜子里头发软软垂在前额的自己温柔的笑了笑。6:50下楼,一脸视死如归并带着梦幻般的微笑开始吃梅姑妈的煎肉饼。在为自己昨夜的伤口龇牙咧嘴时装作是牙疼,并在一秒回绝梅姑妈的牙医预约之后看着一脸狐疑的梅姑妈谄媚的笑并开始巧妙的的转换话题——“姑妈你的肉饼全宇宙第一好吃” “不我没有骗你我以我的味蕾发誓” “隔壁Mary阿姨明显是在掩盖自己总是弄错盐和糖才会误认为你的煎肉饼甜丝丝的” “隔壁Rick伯上周味觉确诊失灵了姑妈你不知道吗所以他提议的肉饼连锁店姑妈还是等等吧虽然你的确有这个实力”。
   
    然后在7:30坐上校车——Peter习惯性的坐到了第一排左侧靠窗的位置,拜他的超级听力所赐,即使是最后一排的帅哥Ren看着车里某人的背影拉动裤链的声音他都听的像是某个晚上那个黑红紧身衣的色情狂翻进他养着一盆波斯菊的窗口时花盆在静悄悄的凌晨两点的落地声一样清晰——噢色情狂这个名词用在那个人身上绝没问题,毕竟基本每个人——应该是大多数人——见到Peter Parker的第一句话应该是“你好”或者是其他虚伪的敷衍般的外交辞令之类的而不是——

“OHHHHHH甜心你的屁股真是该死的翘!太他妈性感了!介意哥用双手揉一下吗?Emmm…或者我们做一些关于爱情的小游戏?”

在听完这番话后发生的事情Peter已经记不太清了,但是绝对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大概就像某个晚上那个色情狂手忙脚乱的收拾花盆妄图把摔成八瓣的花盆恢复原状时看见醒来的Peter手中一抖又将花盆摔成十六瓣之后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一样——
“呃,甜心?”Peter不想承认但是这个看起来胆大妄为的男人的声音里的确有着小心翼翼的情绪,“你又要热情奔放的殴打哥了吗?”

Peter走下校车。走进自己的教室不意外的看见课桌上的墨西哥食物——几乎每天早上都有。Peter摸了摸,有一点点温热。他以一种不能称作轻柔的方式拿起来,并且把它扔进了课桌深处。




Peter带着巨大的悲伤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校车仍在颠簸,而Ren似乎和哪个男孩子拥吻在了一起——Fuck the world.虽然他像不想承认自己刚刚爆了粗口一样不想坦白,但是他回忆的一切,那都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现在的课桌上面空空荡荡,习惯性把墨西哥食物当做午餐或者实在忍受不了梅婶煎肉饼时的早餐的Peter手足无措。

【再也没有人送早餐给他了。】
Peter走下校车时,这个毫无缘由就在脑海中浮现,确凿而残忍的句子让他感觉胃部下沉,接着他在校门口蹲下来,看着草地模糊的一片绿色狠狠的难过起来。


从某些意义上来讲,Peter很乐意回想这一切,从那句明显的性骚扰问句起。这很难理解但是事情就是这么开始的。也很难说是怎么,或者何时开始的,反正它就是开始了,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其实Peter喜欢那个人的直白,毕竟就是有那么一些,只是盯着你的脸,脖颈,或者裤裆看,你忍无可忍并且保持着最后的礼貌问起时还告诉你'没什么'的人。

事情——当然指的是,他被这个人莫名其妙缠上的事。

本来,本来他的生活挺好的。当然也包括每天的locker time,时不时被称作nerd的校园生活。校园霸凌很常见,Peter习以为常甚至有点儿乐在其中。毕竟总欺负他的一伙人的头目甚至是他——也就是Spider—Man的粉丝。

“Hey,loser”那个耀眼而粗鲁的大个子总是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堵在Peter的放学路上,而这句话就是他为数不多贫瘠而直白的挑衅用语中的一个。其他三个大概是“Hey,you jerk”,“Wanna taste my balls?”和“You looks like a girl,wanna my cum?”。大部分时候Peter不想和他们理论,因为他们要的就是羞辱他,Peter深知这一点。所以他就只是歪着头静静的听,挂着一点儿讨好的笑意,并且当在他看来慢的可怕的拳头到达他的鼻梁前不易察觉的错身,然后趴在地上装作像被一辆坦克压过,一个核弹炸过以及整个儿纽约砸在他身上一样疼。例行公事,当然。但是有一天很不一样,另一伙真正的混混截住了他,并且像脑子里有屎一样表示要在Peter身上找找乐子。当他环视一周只发现了满眼的跳动的胸肌而没有胸时候,Peter感觉有那么点儿慌乱。

【蜘蛛侠为何绑缚无辜肌肉男?是心底压抑的渴望还是变态的嗜好?】【三十余男性被捆绑 幕后黑手原来是蜘蛛侠】【友好的邻居蜘蛛侠将蛛网伸向猛男 这是我们之前的超级英雄吗】Peter脑子中瞬间闪过明天可能被老板大肆褒奖的新闻题目并估摸了一下奖金。

“You can run but you can not hide,bitch.”为首的男性发出粗野的笑声,包围圈逐渐缩小。Peter默默的抱紧了自己的背包,把自己缩得尽可能小。他不能——他不能暴露自己。这些人,他不能攻击,也没办法反抗。除非他的蛛网可以使他们患上阿尔兹海默病——随即Peter结结实实的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说实在的,当他的下颌被狠狠的捏紧向上抬,Peter心里是在祈祷那个人能过来帮帮他的,趁一切还没无可挽回之前。

Peter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毕竟那个人也是想对自己做和他们一样的事。

到底在期望什么呢,你。

当裤子被扯下来,下体暴露在凉嗖嗖的空气中时,Peter轻轻的叹了口气,扔下背包,闭上眼睛。

“你他妈真是该死的好看…嘿哥们你别推我?操!你他妈为什么还打我?”

“Emmmm…本来哥不想回答你这个傻逼问题,”Peter猛的睁开眼睛,不适应光线也依然一眨不眨的流着生理泪水看向那团模糊的红,“但是鉴于你这是the last question,哥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武士刀的反光继续俏皮的摧残了一下Peter的眼睛,他眨了眨眼,一大颗泪珠在褐色长睫毛上滚了下来。

“因为这是哥的baby boy,碰了的就都该死。”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