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洛复

寡廉鲜耻,是我

【spideypool】贱虫【当小虫被DP捆绑30min时他们都说了什么】短篇一发完捆绑play(伪

子曰:这世上总有几个梗让你跪着也要写完。

于是我遵从了内心灵魂碎片的召唤毅然决然的在晚课刚开始时放下了即使学了6年还依然萍水相逢素昧平生但是这几天与我迅速陷入热恋的物理君。

原来真的有一种力量可以阻止我沉迷学习。
太可怕了。

正文开始!由于不会用渣浪传送门所以写的清水拉灯的这我会说吗。
——当然不会。

ps:会用传送门或者别的技能的driver带带我!我这个拖拉机驾驶者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XD

☻…………………………分割线………………………………
当我们友好的邻居Peter试图睁开眼睛时,他感觉到他终于理解了为什么自己的蛛网成为了纽约反派间的新式问候语。

“Hey,dude,你今天怎么样?”
“别提了…干!就像被那个傻逼小虫的网粘上眼睛一样!”
感谢他们对他的战斗力做出褒奖?Peter在内心重复了一遍这个对话并自觉删掉了dumb.

或者他也不会忘了他手误糊hulk一脸蛛网时那个明显变得更绿的hulk一边喊着“smash”一边砸了几条街。
噢…庆幸的是两只手还数的过来。Peter本以为hulk怕黑但是现在——他撇撇嘴。

黑漆漆的。黏糊糊的。因为挣扎而渗出来的汗水让Peter的眼睛被有着良好防水性的蛛网捂得潮乎乎的。
当他在一分钟前试着把他现在的状况向那个始作俑者——翘着二郎腿一脸慈爱的看着一大堆墨西哥鸡肉卷打嗝的deadpool描述时——对方是这么说的——
“噢小蜘蛛,”他又打了个嗝,“这就是每天你蛋蛋的感觉。”

所以这次Peter很明智的试着动了动手腕——这个行径只能证明他的蛛网质量确实该死的好。然后他认命的低声咒骂了一句。

“嘿……deadpool?你该知道这东西半小时后会自行溶解?毕竟我是个友好的邻家spidey,而我从来不会像某些超级英雄一样不懂回收利用…噢我没有针对谁deadpool快把你这种了然的眼神收起来我的意思是…WAIT?重点是你该松开我,deadpool。”

“Ah—uh?你猜怎么着,哥拒绝。”
窸窸窣窣的声音,DP又打开了一个鸡肉卷。
Peter咬了咬牙。

“可是deadpool,你应该知道这是徒劳无功的?这样做并不能在你下次准备一枪爆掉一个说不上无辜但是也不该轻易被结束生命的人的脑袋时阻止我在半夜穿越大半个纽约踹飞你?”

“Emmmmmmm…可是哥听见你都说了,他们不无辜。”

“那也应该由法律决定,人人都有好的一面,dea…wade.”

“哥承认你这番话说的哥挺心动的,特别是最后一个词,”他似乎起身开始踱步,破旧的椅子终于从他屁股的折磨中被解脱,发出了愉悦的咯吱声。

“可是哥是雇佣兵哥总不能穿着小裙子悄悄跑过去蒙住他那些asshole的眼睛甜甜的问,先生你是想自己被扔进大海吞进我亲亲小鲨鱼的肚子里还是想让自己的头出现在加州某个泡菜坛子里给克林顿先生做口活儿?”

“……”

“其实也不是不行…”Peter发誓他自己听到了wade捧着脸揉搓着面罩一脸为难的声音,“可是哥不喜欢粉红色的小裙子,这让哥像一只没烤好的鹅…”

“所以你就只是想要钱?为了钱杀人?”Peter忍无可忍的打断了他。

“噢我亲爱的spidey,”Peter感觉他走了过来,“如果哥记得'去厕所要带手纸'这个哥永远都抛在脑后的习惯的话,哥就可以把他们的档案给你看。我觉得可能在你的世界观里,大概奸.杀3岁幼女然后把她肢解成乐高积木块儿的真的算不上一个人?”
Peter听着wade略伤感的说完这段话,脑子里面好像有一公升的香蕉奶糊。

很久之后他才找回自己颤抖的声音——
“小女孩的父亲一定很伤心…”

“对了这还是亲生的。”
死一般的寂静后wade啪的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脸。

“OMG!How he dare…How can this shit—thing happen!exm?……”

“姆…所以说,baby boy,你活的就像墨西哥鸡肉卷里面的豆子一样。安稳又狭隘。豆子会觉得有什么不可理喻的吗?大概就是酱汁要淹没它了?生菜大军入侵?还是鸡肉联盟要启动鸡味儿生化武器?顺便加上一句,我觉得spidey豆最该担心的是会被wade吃掉。”

“Ummm…baby boy你知道吗,哥杀人不仅仅是为了那点儿花花绿绿的自拍照,呃,”wade挠了挠头,似乎在苦恼接下来的话该怎么说。“其实最近哥都在清理那些蠢爆了还扬言要让你舔他们蛋的地下雇佣兵,哦spidey的小舌头只能舔哥的蛋…当然没杀掉啦spidey♡,大概他们现在可以一边吹泡泡一边想着逃离疯人院的办法了,但是哥以哥给院长的钞票发誓哥爱死了他们被男护士一针管镇定剂下去乖巧的样子,睡得香甜简直就像睡在他们mama的大奶上…噢对了spidey他们都是穷凶极恶的FBI通缉犯,有一个伤的最严重的是因为他在地下网络公开说一定要操蜘蛛侠的小屁股,所以他现在一定惊讶于自己一夜之间回到了自己5岁时的身高然后看着肥皂泡转转眼珠流流口水。噢他再也没办法自.慰了,哥很心疼他。还有…咦?spidey你怎么走过来了?”

Peter沉默着又像抑制不住般向wade走过来,然后在距离对方胸口30公分处站定。

Peter眼睛湿漉漉的看向他。

“Wade这是汗…”高中生艰难的开口。

然后他认命般的叹了口气,踮起脚用手臂勾住那个有些僵硬的人的脖颈,用嘴唇堵住了那个还想逼叨点儿什么的嘴炮雇佣兵。

—FIN—
Kyle.
160703

P.S
“You are crying…”
“I know.”

“I am not a good guy.”
“I know.”

“I love you.”
“…Oh wade.I surely know.”

评论(7)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