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洛复

寡廉鲜耻,是我

【堕狡】01,02

【堕狡】
cp:主薛瑶 忘羡雷打不动 其余待定
summary:犹记那年年少轻狂的敛芳尊把小混混举荐到金家后多姿多彩的日子

01
“你想如何,薛成美。”

语气中失了惯演的温吞慎微,平静中带着不予理解的诘责。金光瑶动作轻柔的扶了扶乌帽,表情堪称无奈。为祸四方的小混混却咧嘴笑了:
“金光瑶啊,你不是让我跟你混的嘛?”

“所以,”金光瑶堪堪崩住脸上的平静,左手放下名册,捂住了一边脸,“你就要和我同寝?”

“什么同寝呀,你别和我在这儿不说人话,我听不懂。”薛洋趁他不备顺势拦腰揽住,把金光瑶禁锢在身前成一个任人鱼肉的姿势,坏心眼的轻轻啃噬上瓷白的脖颈。“我原话明明是,要睡你,记忆超群的敛芳尊不能连这个都记错了吧,啊?”薛洋一边说着,一边动作愈加放肆。所幸这是最末一日招募尽门客后空空荡荡的金鳞台,否则可就搞了大事情了。金光瑶并未大幅度挣扎,只是在薛洋埋首时抿了抿嘴角,按捺在眼底的是与薛洋相似的疯狂。

被打横折着肩上抗向住所时,金光瑶笑着在他背上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每个字儿都带着毫不掩饰的快意。薛洋也就满口污言秽语的回应着,金光瑶却丝毫不觉得尴尬。

“薛洋你要注意分寸。”

“没法注意,你也不能让我割了一圈儿啊。”

“没关系金鳞台不介意门客中有阳刚不足者。”

“不介意?全是阉人的话我觉得至少你爹挺开心。”

“没人和父亲抢女修了。”

“也不用再把清理他看上的小妹妹的道侣这种腌臜活儿丢给你了。”

“嗯。但是还是会有其他的。”

“啧。搞死他还不简单。你去勾引勾引,让他阳亏而死。反正金宗主你这么好看。”

“薛客卿,你以下犯上,好大的胆子。”

“……”

这次薛洋没有懒洋洋的出言反驳。眸色一沉,嘶的抽了口气。然后,一把扔出恨生开始御剑。

02
金光瑶发现,每次行完那等事,薛洋都会偷偷记点儿什么。

有一日,金光瑶问起薛洋。

“啊……。”薛洋从金光瑶小腹处爬起来,一摇一晃的走到散落一地的金星雪浪里摸索。那时正值晚秋,一至暮色便寒气深重,偏生给金光瑶的炭火却总是不够。站在窗边的薛洋迷迷糊糊的翻找着,打起了哆嗦。金光瑶看着心疼,温言速道:“薛洋回来,别寻了,不急在一时。”那厢薛洋却打着哈欠露出虎牙笑了笑,眼皮不抬扬手扔过一叠书笺。然后三步并做两步带着寒气钻进锦被中,二人皆是一个激灵。薛洋双手搓着脸颊,觉察到金光瑶伸过来一只手给他轻揉耳垂便不怀好意的轻哼。金光瑶摇头佯装烦恼的叹一声,伸臂打开书笺。

【xx年xx月xx日
金光瑶说爽 他喜欢被捆缚】

这个小混蛋…。金光瑶阖目,嘴角蕴着笑。

【xx年xx月xx日
金光瑶开心 还亲了我半天 嘴唇真软】

嗯…。那日金光瑶餍足后,确实揪着小混蛋头发亲了一下。
为什么他记得是半天??那么久?

【xx年xx月xx日
金光瑶不开心 好好修习鬼道 恶诅术指日可待】

自己那个父亲啊。暖意消解,眼中恨意森冷得若有实质。父亲,你就要死在那个“哎不提了”的儿子手里了。害怕吗?这等弑父的悖德之事可不能忘了薛洋。

【xx年xx月xx日
金光瑶累 但是很舒服 现在他抱着我胳膊睡着了 好开心】

确实,字体歪歪斜斜,更显潦草。
金光瑶饶有兴趣的翻下去,纤长手指无意识插进薛洋发丝里抚着。慢慢的,金光瑶笑不出了。

【xx年xx月xx日
金光瑶累 他想做 我哄着他做完了 我觉得他精疲力尽的睡着了的话 就不用那么累了
但我觉得对不起他 这一周都听他的 也暂时不砸摊子了】

【xx年xx月xx日
金光瑶发脾气了 发脾气也挺好 总憋着不骂是不行的 我永远愿意被他肆无忌惮的骂】

【xx年xx月xx日
金光瑶心里有事儿不舒服 我得哄哄他 怎么做呢】

【xx年xx月xx日
金光瑶哭了 我只能抱着他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 世人欠我们的一定会加奉还】

【xx年xx月xx日
金光瑶身体不适 揍了药局管事 拿了一堆药给他】

【xx年xx月xx日
金光瑶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 真想把他带去 一起做小混混 杀人放火 无恶不作】

【xx年xx月xx日
又得知有人背地里说金光瑶 拔舌吧】

…………

这哪是日记,这分明是金光瑶记。
翻到最后理好纸页,眼眶酸涩泛热。
看向薛洋时,却发现他已经又枕在金光瑶腹间睡着了。软趴趴的眉眼,仿佛在做一个美梦。

在很久很久以后,金光瑶回想起那日和那日的他写下的话,看着匍匐于脚下,黑压压伏在金麟台台阶上的修士们,无意识间呢喃了句什么。声音太弱太小了,连金光瑶自己都未察觉。所以那句轻飘飘又沉甸甸的“薛洋”在金光瑶统领百家位列仙首后仍然频繁出入金光瑶的梦境,在梦里一如往日的对他笑。那时候金光瑶总是失神着大叫他的名字,一字一字,坠得他胸口疼。

观音庙恩仇入土前一刻,金光瑶脑中并无蓝曦晨,也无聂明玦,只有那个午后光华融弭的炼尸厂。薛洋对着一罐舌头和那杯茶,努努嘴,冲着他既悲凉又宽慰的笑。



暂时01 02,不定期更

#记梗#恨生降灾

金光瑶佩软剑恨生,薛洋行阴仄降灾。
恨生,恨己生不逢时;
降灾,降其无妄之灾。

生不逢时,现不逢时。生逢莺语鄙夷,苟且过活心性日损;现于祝寿笙歌,高朋满座欢聚一堂。

从高台滚下,内心何等凄惶也只有他自知。
为何不恨?
必然要恨。

恨生当哭。

无妄:意想不到的。
指平白无故受到的灾祸或损害。

近义词,飞来横祸。
反义词,安居乐道。
安居,乐道。

顺便,无妄之灾的歇后语是,星星砸到脑袋上。

这两人。
犂生骍角,缱绻姽婳;
茕茕孑立,恣睢遥荡。

#依然记梗

温情x江厌离。

真的,大家。我们只要讲讲道理,就会发现这一对儿其实非常的,虐

为了弟弟连命都可以舍的决绝。
即使他们做了不好的事儿,最终也仍想并肩承担。

总觉得莲花坞那么大的事儿师姐肯定会偷跑出来
然后遇着情儿姐不就是必然的嘛。
更别提射日之争时师姐可能保护过落魄的她。

然后温宁捧回去的那一小碗莲藕排骨,温情最后也没舍得喝。
屋内魏无羡和江澄嬉笑怒骂久别重逢时,师姐和门外的温宁攀谈。

……
“你姐姐,还好吗?”

“家,家姐一切都好。”

“那便…恭贺了。”

“不,不敢当。”

“顺便,帮我捎句话好吗?就说……”

面前的少年瞳眸清亮,俊丽面容像极了一个人。
江厌离咬了咬唇,菱唇几度开阖。

沉吟半晌,忽的笑了。

色如春花。

“…那日会宴,你很好看。

说好了要给你做一辈子的饭。

欠你太多,终究是,还不清你。”

记梗#观音庙#

我没救了
其实按照忘羡不来插一杠子的发展来看,是不是玄门百家就都在乱葬岗挂了,然后金光瑶带着蓝曦臣和大哥的头远渡东瀛?还可以修习一下那边儿的邪曲音律,混的风生水起也可以很其乐融融。

脑内↓

【娘。】金光瑶看着观音像妍秀的脸,白净面皮上的笑容坠了一下,仿佛要落下泪来。【娘,你看到我身边那个带着抹额的人了吗,我说过要带他来见你的。】金光瑶倾身礼了一礼,【以后就是我们三人了,再也不会有人来伤害我们了。】

【薛洋的一百种死法】之壹

* cp:薛瑶,晓薛
* 原著属于墨香铜臭,ooc属于我
*有私设
* 对着薛洋会非常黑化的晓星尘道长出没
*鉴于上条提醒大家注意避雷 不适请点叉
*祝食用愉快

——————————————————
我,操。

这是金光瑶恢复知觉后脑里蹦出的第一个字眼。

入眼是暗玄色的楠木床顶。他阖眸无言蜷了蜷颤着的身体,小指在月白锦被上勾出小小的弧度,然后把脸缓缓埋在手心里。

屋内是一声悠长的叹息。

这是金光瑶的第三次阶跃。

依然是失败。

本来他赶到得很及时,他到的时候薛洋还没有解衣带把自己勒死在床脚,也没有心灰意冷到死在那个人面前。他闯进屋子,看着弥漫着死气却堪称舒适一应俱全的房室,却莫名涌起一阵不安。

找不到他。

金光瑶急匆匆的游走在各处,方前马马虎虎罩上的的外袍衣袂扫过矮凳和窗棂,盈起金星雪浪的暗香。四处都没有人气,金光瑶最后再一次驻足于卧房前。屋前设了界,以金光瑶的状态是绝对进不去的。他重重咬着唇,希望这不是自己预见的那次。

直到金光瑶模糊的看到,暗室窗口的剪影动了一下。

他转身奔向屋外。

气喘的仙督大人披了一头乌发半敞着外袍,里面只一件素白的内衫,眼角泛红狠狠抿着唇,屏息看向那方小小的窗口。
他以为自己在第一次第二次的崩溃之后,再次目睹这一切时心里应该没有那么大的波动了。可是他当真看高了自己,也看低了薛洋在自己心里的位置。

脚下的树枝发出一声脆响。很轻,可那个小窗口内的人一下子就听到了。
“谁?”依然是那么懒洋洋的声音,要不是金光瑶知道他之后会做什么,还真的信了他的满不在乎。

金光瑶抬起衣袖用力拭了拭眼角,快步上前。

“…成美。”嗓音不复温润,金光瑶哑声应答。

“哎唷金宗主,”那人大笑起来,闪着亮晶晶的小虎牙,“托你的福,我那日确实被晓星尘救了,谢谢你了。”

窗口本就很低,薛洋也只能大概露出个头和颈,金光瑶跪下来,视线略略下移,绷紧了嘴角不让自己落下泪来。

得不到对面人的回应,薛洋偏了偏头,半倚在手臂上,半晌续道,“你是不是想问我的眼睛?”
“并不是很想,薛客卿。”
“既然你不想我就告诉你好了,”他一如往常的坏笑起来,就如同之前那几百次几千次的坏笑那样。薛洋自顾自道:

“我把眼睛给晓星尘啦。”

薛洋抬手轻轻触了触三指宽的黑布条,轻声道,“原来当个瞎子也挺不方便的。”

“成美,你是在诛心吗?”金光瑶心下一动。

“他还不知道是我的眼睛,知道了估计立马就得剜出来哈哈哈哈哈哈。他根本不信我会对他好,我怎么诛他的心。”薛洋吸了吸鼻子,“再说谁管他怎么想,去他妈的臭道士。”

“他把眼睛给另一个臭道士是因为愧,”薛洋费力的把细细的手腕伸出窗口铁条的间隙,有一搭没一搭的抠着土。“但是我给晓星尘,却不是因为这个。”
“对了我得换药了,要不然连着脸都会烂的,”甜腻腻的声音带着笑意,“劳烦金总主去厅里方桌后的暗格里拿些药来,上面应该都是有字的,你看着拿,回来赶紧把我弄出去,尿尿都得一个陌生人扶着,别扭死了。”

金光瑶踌躇,却蓦然视见黑布条下两行血渍缓缓而下。随即不再犹豫,费力起身捏了下麻了的腿,转身就要快步去拿。衣摆受到阻滞,金光瑶回头向下看,瞧见薛洋白生生的手臂伸出大半,勾着他的衣袍下摆。
“金光瑶。”
“嗯?”
“你仔细一点。”
“好。”
金光瑶努力让自己别曲解简单的一句话。薛洋的手放开,打了个响指,金光瑶再回头。
“金宗主哇,这儿附近有花花草草吗?”
“有,你手边就有一丛。”
其实并没有的,他四周光秃秃的,好像特意被人清理过一样。

桌后确实有暗格。金光瑶费劲心思打开之后,里面却没有什么药,反倒是一些,淫邪的东西。金光瑶瞅了眼其中一根玉势,又看了看自己手臂。

不对。薛洋虽盲了,也不至于记错放药之处。在他能行动的时候,肯定也是自己上过药的。

糟了。

把开着的暗格猛的摔上,金光瑶边跑边泄愤般甩了自己一个耳光。

等到他回到小窗口的时候,薛洋已经死透了。他死在暗室的唯一窗口前,半只手臂探出去。金光瑶才注意到玄铁的格栅间竟有很阴损的倒刺,薛洋意识有倒刺应该是勾住自己外袍的时候,可是他没说。没法缩回来的手臂在倒刺间卡得血肉模糊。薛洋右手执着一片钝铁,脖颈上的伤口足有一寸多深。

金光瑶跪倒在光秃秃的地面上。

模模糊糊间他注意到,地面上确实是有一株草的。孤零零的一小只,在焦黑的土里格外惹眼。

薛洋的手离它很近。

若是薛洋有小指,他肯定就触得到了。

他只是想触触草木而已。

过了很久,金光瑶摇摇晃晃的起身。他知道一会儿,晓星尘就该回来了。然后晓星尘会抱着薛洋自尽,这样也好,省着金光瑶动手了。

金光瑶勾出一个惨淡至极的笑。

薛成美,你为天道所厌弃,我便倾我所有生生世世逆了这天命给你看。

下一次我一定会仔细的,薛客卿你可别再去死了。

抹了把脸上冰冷的水渍,金光瑶看着远处的一袭白衣渐近,熟稔的打开门口的禁制。手里仿佛还提着很多包东西,其中一包花花绿绿格外鲜明。

薛洋,下次再见时,我定能救你。
金光瑶抬手抖出恨生,缠上了自己的脖子。









tbc

「还有好几章!未完结真的」

下章之贰是阐述金光瑶的重生和阶跃
下下章之叁是狗子洋的前三种死法儿和晓薛的前事。金光瑶第四次阶跃准备。
还有下下下章之肆完结

*有个句子出自万千宠爱,作者引路星,安利一把
*有解的死亡循环
*世界设定和原世界暂时有出入,下一章会说明
*he be不定,主要看评论区

170330剧透一下瑶瑶在之肆里的对话,高考后开更即删:

“密室里的糖都快要装不下了,薛洋你再不起来吃我可都要送给大街上的小叫花子了。”

“晓星尘,”金光瑶颓然抬臂堪堪遮住眼,衣袖滑下,两行清泪从纤瘦的腕骨漫出。
“从小我就想有个人陪着我,冷和痛一起忍,血和腥气一起沾。现在我终于找到了,他却执意要走,我耗尽了命数,也拉不住啊。”金光瑶的声音虚茫,状似呓语。长发曳地,忽的吃吃的笑起来。

“薛洋,太屈辱了,他受不得的。被陌生人关在密室内反复的强‖奸?他忍不了的晓道长,他又不是我。他一开始肯定自己反复排解,然后自虐,发现求生求死皆不得门后之好装乖顺,最后崩溃了。他问过我说金光瑶你知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他说,晓星尘不会这样对他。他说晓星尘是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

“薛洋他睚眦必报。一根小指灭人全府老小,从小到大薛洋就没见过人性中的善意,所以不懂得如何对别人好。他什么苦都吃过,却从没想到过死。你却逼死了他四次,四次。”

“你问为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晓星尘!我倒要问问你!是你先惹上我们的!你问他为何要无缘无故屠人满门?可薛洋又为何无缘无故被碾了小指?最开始错的是谁?伤的是谁?那时候漠不关心的是谁?最开始招惹薛洋的,又是谁?”

“薛洋从小便怕恶人,可恶人那时候不怕他,所以薛洋变成了更恶的人,最恶的人。”

“眼睛是你自己要剜给那个道士的,与薛洋何干?薛洋把眼睛给了你,你又要作何报答?你还是不懂,晓道长,”金光瑶垂下眼睫,仿若崩溃前的平静,尽力抑制身体的颤抖。
“薛洋他,从头到尾,也没想过要害你。”

记梗#聂二瑶#

我喜欢你。

我大哥也喜欢你。

你杀了我大哥。

我便只能杀了你。

——可是啊。

我大哥爱你。

我也,爱你。

来自西伯利亚的影帝组

“三哥,你毁了怀桑。
“于是怀桑便毁了你。”

利用血亲复仇除掉了一个让自己困扰的人(?)
我爱我的脑洞
——————————————————————

“想和你谈的恋爱,是那种坏人和坏人之间的,是两个薄情寡义心怀鬼胎悲观主义者之间的,是两个千帆过尽金戈铁马浪子之间的。我想和你互相看尽对方的底牌,了解彼此的阴暗,然后我们依然相爱。有时候爱不是什么真善美,只是你随手拧开煤气灶,我笑着划了一根火柴。”

说起来还是最喜欢薛瑶了
不需要伪装和试探,什么虚与委蛇,什么左右逢源。
不需要。




——————————————
“我是个十足的烂人,身上没有一点好的地方,我思想邪恶,做的事更邪恶,我满嘴脏话。抽烟喝酒。说实在的,我嘴巴和脑子里装的几乎全是狗屎,动不动就会往外喷——就像那成群的蛆虫,这些不适合你,路易斯,你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一个好人,你不会想和我这种人在一起的,那样你只有惹上一身麻烦,我的麻烦,我的问题,我的一切,我会像一桶污水淋到你头上,去找个好姑娘吧,找个知书达礼的,穿着漂亮的太阳裙,不会整天把他妈的之类的字眼挂在嘴上的姑娘。”

原文来自[知更鸟女孩]
私心给曦瑶(。




还有澄瑶奶爸组
温瑶前男友教你做人组
苏瑶忠犬攻组

曦瑶大概是镜花水月组(。
薛瑶是从不玩火柴组
桑瑶(还是想叫聂二瑶哦)是小金人争夺战 组

又想起了那个魔道的猜成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可以在b站找找看
前面配音不尽如人意没关系后面全都是爆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过段时间整理一下b站的魔道合集(大概7月 皿

【忘羡/薛瑶】金主x站街的N种匹配方式

①金主叽x站街羡

"干啥呀爸爸。"魏无羡笑嘻嘻的凑过来,半个身子搭上车窗。
"…干你。"修长有力的手指拽着没好好系扣子的黑色Polo衬衫一扯,那人顺势倒进打开的车门伏在他大腿上仰起脸吃吃的笑。

②金主羡x站街叽(。

"…咋了?"魏无羡愣愣的看着稳稳当当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的面瘫男,嘴里的口香糖吧嗒一下从停止咀嚼的嘴里掉出来。

"你开车,我开你。"简短的几个字后,魏无羡脸色爆红,指节握在方向盘几乎发白。

③金主瑶x站街薛

被强行拦停的金光瑶笑着摇摇头,自觉伸臂摸向后座。
"摸啥呢摸啥呢,"那人的发丝蹭在额头,凉丝丝的,"…你摸别的不摸我。金光瑶你这人好薄情啊你这个人始乱终弃始乱终弃始乱终…"薛洋坚持不懈的蹭来蹭去,坏心眼的轻轻按住敏感部位,小虎牙闪闪发亮。
"……糖。"金光瑶终于把手从后座抽回来,看着眸子亮起来的人慢条斯理的理着袖口清浅的笑。

④金主薛x站街瑶(卧槽?
看着清秀纤细的人脸色苍白的靠墙倚着堪堪站稳,勉强对着行人扯出无可挑剔的笑。急匆匆下车按捺着心悸和燥乱,一弯腰把人抗起来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我生气了金光瑶,"那人把他按在副驾驶委委屈屈的看着他,"你哄哄我。"
"那好,"金光瑶水墨般的眉眼凝起笑意,一片缱绻明秀,"请你吃棉花糖星星糖彩虹糖。"

盗了个图(x
百天了
拼命